微博闭嗝衩衩

他不是一个很会和人交流的人。除了很好的性格外,说实话吧,很固执
还很小心眼。

小心眼到什么程度呢,小到只要看见承太郎看着其他人超过了两句话的时间,就嫉妒得是像有一千万只蚂蚁从喉咙爬向胃里一样。

但说小也不算是太小,刚好装得下1米95的他,是那种再强塞进去一粒糖果就会炸开的刚刚好。

可是承太郎最近都没理过他,搞得他郁闷得很,贺莉太太恢复了身体,乔斯达老夫妇在日本逗留了一些时日后回了美国,承太郎却一直躲在图书馆里。

“喂,JOJO,看什么呢。”
他坐到他身边,抬起头努力去辨识书上密密麻麻细小的文字:
“海洋,海洋生态的……你越来越像个老古董了。”

承太郎不做声,只是静静的看书。他撇撇嘴,这家伙又不说话。
承太郎不理他已经很久了,唯一一次理过自己,就是在桥上的时候,他双手撑在扶手上说道“今天的夕阳真漂亮啊JOJO~”,接着承太郎停下脚步,看向他看的那片天,直到看得眼睛干涩才慢慢说道“今天的夕阳真漂亮啊,花京院。”那日夕阳下的承太郎好看得心醉。

他用手托着下巴望着承太郎的脸,那是一张怎样好看的脸,他有些羞愧,用尽自己的才华都无法形容出这种好看……他只要看着他,就觉得心脏被自己的法皇缠绕得动弹不得。没有一次例外过——他也喜欢这种感觉。

承太郎二十岁生日那天,承太郎突然同他讲话了,问他过得还好吗。奇怪,自己当然好好的啦,倒是承太郎,叫他都不说话,跟哑巴了一样,他一直怀疑承太郎是不是生病了。

他转眼一想,哎呀,他们相遇都一年多了,初次见面的时候承太郎把他打得半死,又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他,他记得当时承太郎脸上的汗水,还有他眼睛里的光芒。不知道承太郎忘了没有。

倒是他,还能记得那么多往事,唯独忘了自己已经死去一年多了。

评论(8)
热度(135)

© 大衩衩 | Powered by LOFTER